工作小组挨家挨户地与商户协商

2020-10-30 06:18

根据规划,四行仓库将按照文物和优秀历史建筑修旧如旧的原则,恢复其作为当年四大银行金融仓库的原有风貌。然而,80年间,四行仓库早已历经数次加建、改建,其立面风貌、内部空间格局同初建成时大相径庭,壁柱、顶部花饰、清水墙等许多重要建筑特色业已消失殆尽,建筑体量亦发生较大改变。

四行仓库纪念地开放后,将成为上海少有的战争遗址类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四行仓库纪念地周边缺乏大型停车设施,锦江集团拆除了与纪念地紧邻的晋元大酒店,空地作为纪念地停车场使用。

2014年10月下旬,四行仓库大楼清空,纪念地进入修建阶段。

修复后的西墙在苏州河畔无声地诉说当年的激战历史,被验收四行仓库整体修复项目的上海市城市雕塑委员会的专家称为是“四行仓库项目中最好的雕塑”。

民间收藏家俞建国、冯建忠、四行老兵后裔李敏君女士、应云卫导演儿子应大明分别向纪念馆提供了大量的史料实物,谢继民、周小燕、沈寂、吴祖康等提供了大量的史料线索。

自2014年8月起,工作小组挨家挨户地与商户协商,上工批市场内的所有商户,以修建抗战纪念地的大局为重,陆续如期搬离大楼。

8个炮弹孔、430余个枪眼……剥去时光加在墙体上的层层外衣,四行仓库将回到78年前的战时模样。经过一年多的修复,四行仓库抗战纪念地将于8月13日正式开放,在苏州河畔无声地诉说当年的激战历史。

在史料征集期间,筹备工作人员四上北京,最终拍得张学良将军私人秘书兼飞行员、美联社记者海岚里昂拍摄的有关四行仓库和八百壮士的几组原始照片和胶片等珍贵文物。

纪念馆位于四行仓库西侧1至3层,面积约3800平方米。筹建人员相继走访了全国知名纪念展馆,并与谢继民(谢晋元之子)、秦汉(88师师长孙元良之子)、周小燕(《歌八百壮士》首唱者)、应大明及应大白(1938年电影《八百壮士》导演之子)、沈寂(四行仓库保卫战亲历者)、张浩霆(淞沪会战中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之孙)等了解史料,向余子道、苏智良、张云、丁一等抗战史专家请教。

2014年4月,上海决定对四行仓库抗日纪念馆进行改扩建。5月上旬,闸北区委区政府与四行仓库产权所属的百联集团对接,共同推进四行仓库修建。

百联集团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国良介绍,目前修复完成的西墙,共保留呈现了1937年四行保卫战中日军炮击形成的8个主要的炮弹孔和430余个枪眼弹点。设计人员通过查找老照片和工部局历史档案定位炮弹洞口位置,逐层剥除墙体之外的粉刷层,通过6种方式修复弹孔。

闸北区文化局副局长张众告诉东方网记者,在湖北通城,找到了民国时期通城县参加四行仓库保卫战四十九壮士姓名一览表、通城籍八百壮士1980年采访情况汇编等一批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湖北咸宁师范专科学校已经退休、年逾八旬的丁一教授无偿捐赠了他毕生研究湖北籍八百壮士的全部相关资料、实物和照片,共计7个档案盒。

最终,经反复论证,十易其稿,形成了长达11万字的布展大纲,确定了纪念馆将充分利用战争遗址特色,通过序厅、血鏖淞沪、坚守四行、孤军抗争、不朽丰碑、尾厅六部分,运用实物、雕塑、现代科技等手段再现当年战斗场景。

四行仓库东至西藏北路、西至晋元路、北至国庆路、南至苏州河畔的光复路。修建之前,该地原有单位包括百联集团下属的上海河岸商业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工业品批发文化用品市场,签约租户共212户;西侧5层大楼,由光明集团下属上海北市副食品批发有限责任公司,签约租户71户;上海市城市排水有限公司下属的排水泵站及配套用房。此外,仓库东侧墙面还有部分违法建筑。

经多方努力,目前搜集到和掌握线索的包括报纸、档案、照片、期刊、书籍在内的文献资料共计1668份,其中搜集到的中文资料990份、外文资料88份、音像资料4大类共计1个小时左右,已获得线索的中文文献资料487份、外文102份。征集到与四行有关的实物(含复制件)280余件。

百联集团配合设计单位对历史图纸、档案、历史影像资料等做了细致挖掘研究,委托专业机构,对整幢大楼做了较为细致的房屋检测。最终,拆除了1至6层中的后期加建,整体拆除7层加建。

原有的排水泵站,则因福建北路泵站尚未建成运行而无法拆除,为最大限度地保证广场的使用功能,拆除了泵站管理用房,泵站占地面积从605平方米减少至424.8平方米。

闸北区建交委副主任余启鑑表示,五个月间,闸北区完成了纪念地原址内总共283户租户的搬迁,拆除违法建筑500多平方米,动迁面积达近万平方米。